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精彩部落

 找回密码
 中文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总共14889条微博

部落微博

查看: 3643|回复: 20

[下载]王牌宠妃---穿越

  [复制链接]

彩豆
31254 个
暗恋者
0 个
发表于 2011-6-24 21:23:00 |显示全部楼层

王牌宠妃

 

春梦一场事竟非
001 初生奇迹
 
  夜色如稠,浓得能够滴出水来。黑漆漆的天空下,红墙连缀,飞龙傲天。一座绚丽雄伟的宫殿在夜色中,静谧、安宁。
  忽然,天际划过一道急促的白光,霹雷隆的雷鸣声,伴着闪电,紧随而至。为了安好的夜色中添了一丝极端的颜色,皇城在一片白灿灿的光辉中,忽明忽暗,诡异而阴沉。
  六月雷雨天,来得很急,没多时,豆年夜的雨点冰凉地落下,淅沥淅沥的雨声在夜中明晰地唱响它的旋律。
  宫灯朦胧,闪着脆弱的烛火,风吹过,灭了。
  一座偏远的宫殿中,声声凄厉的啼声从层层幔纱后传来,是女子的尖啼声,那样的凄厉……
  “娘娘,再用力些!曾经看见脚了……”一声兴奋又夹着担忧的声音从幔纱里传了出来,衰老,可听得出是个嬷嬷的声音。
  生孩子,脚往下,头往上,是难产。
  冷落粗陋的宫殿和绚丽的红城成了激烈的比照,不难看出,这是冷宫。冷落的蜡烛在桌上点燃着,已快燃尽,泪眼婆娑,可见女子曾经刻苦了很长时候。
  整个宫殿中只要一个老嬷嬷和两个宫女,三人均是一身盗汗,一人按着女子的双手,一人按着女子的双脚。老嬷嬷在接生,女子的头发混乱不胜,额上盗汗淋漓,脸色苍白如霜,嘴里咬着一快纱布,虽已狼狈至此,却依稀地看出她的闭月羞花,绝色倾城。
  “娘娘,再用力些,快出来了,用力……”老嬷嬷急喊着。
  此时,一名妙龄宫女撑着油伞,疾步进了宫殿。吃紧忙忙地掀开层层幔纱,终于看清里头的状况,马上百感交集。
  “雨妃娘娘……”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泪如泉涌,悲伤地看着刻苦中的娇颜。
  “小桃,你偷偷跑了过来,喷鼻妃娘娘知不晓得?”老嬷嬷亲密留意着雨妃的状况,仓促了瞥了她一眼。
  小桃慌张地摇摇头,“娘娘就是担忧,所以让我过来看看的,嬷嬷,有需求帮助的中央吗?”
  似等着她这句话,老嬷嬷喜色擦过,“小桃,你快点去打点热水来,娘娘今天忽然阵痛,我们人手不敷,快点去帮助烧点热水送来。”
  “好好好……我马上去……”刚掀开第一层幔纱,小桃又折回身子,“要不要通知皇上,如许雨妃娘娘翻身的日子就到了。”
  “娘娘说等生出来再去传递,快!先去烧水。”
  “是是……我马上去……”
  小桃疾步进来,撑着油伞,仓促地分开了宫殿,出了殿门,才下台阶,就看见,一抹彩衣仓促分开的身影。巷子上,留下一排小小的陈迹,小桃一拧眉,这是最偏僻的冷宫,谁会在三更的时分来?
  甩甩头,赶紧去准备热水。
  夜色诡异黑沉,如张着血喷年夜嘴的魔鬼,正虎视眈眈地盯着这座宫殿,魔鬼的脸上,显露险恶的笑容。
  如斯的雨,逼得令人心惊胆战,如斯的夜,沉得让人魂不附体。
  未央宫。
  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阴寒的声声响起,一双尖锐的眼眸紧紧地盯着公开的宫女。
  女子才三十上下,颐养得宜。头插六支繁琐绮丽的珠钗,珍珠下垂,映着欺霜赛雪的肌肤更为白净。一双勾人的丹凤眼,眸光寒戾,闪着威严。薄唇红润,显露出无情。是一个艳丽的佳丽。
  深紫色的披风随风而动,流光漫溢,一看就晓得是一件世间上少有的┞蜂品。镶着金边的薄纱低至脚底,蹬着一双小巧的绣花鞋。
  “确切不移啊,皇后娘娘,奴仆是偶然颠末,听到雨妃娘娘凄厉的啼声,猎奇才进去看看的。”趴在地上的宫女垂着头,恭顺地答着。
  一名老嬷嬷从旁走了过来,低声道:“皇后娘娘,雨妃被打进冷宫已有九月,十有八九就打入冷宫之前就有了龙种。皇上至今无嗣,如果生出来的是儿子,那她岂不是又将宠冠后宫。”
  重重一哼,皇后艳丽的脸色开端扭曲,有点狰狞的恐惧,小手紧握成拳,恨声道:“后宫怀孕孕的妃嫔,十分困难才除去。阿谁贱人,本宫才扳倒她,岂能让她死灰复然!”
  “奶娘,我们去冷宫!”声音冷狠极了。
  冷宫中,嬷嬷一声轻呼,兴奋地道:“娘娘,祝贺娘娘!贺喜娘娘!是个皇子!这是皇上的第一个子嗣呀。”
  热水尚未送来,嬷嬷简单地用棉布帮他擦擦身子,裹着他,兴奋中的她这才想起一件事,“啊……皇子为什么没有哭呢?”
  嬷嬷又用力地拍了一下他的臀部,结果,仍是,而更奇异的事发作了,小皇子居然睁开了眼眸,吓得嬷嬷一跳,差点松手。
  小小的脸,却有一双非常标致的眼眸,勾魂的桃花眼,明澈乌黑,如一潭清润的湖水,似乎能把人的魂灵都给吸了进去。明晰的五官完整担当了雨妃娘娘的绝世美貌,可见日后是怎生的一副好容貌。
  而她们看不见的是,黑沉的天上呈现一条金黄色的龙,有力地翻腾着本人的身子,全身的鳞片金光闪闪。龙身漂亮,那双眼睛,泛着邪魅而慵懒的光辉,如林间的豹子盯着本人的猎物,那是一双恶魔的眼眸。
  雨下的更年夜了,闪电更狠恶,雷声也越来越年夜,天空中翻云覆雨。曾经走到冷宫殿门的皇后和几名宫女嬷嬷,亦受惊地看着天上的奇迹,一个宫女还吓得腿软,生生地倒在了地上,任雨水冰凉地打在本人的身上。
  那条龙,翻腾着本人的身子,忽而张开血喷年夜嘴,狰狞地对着皇后,一双冷魅的眼眸闪着残佞的幽光,又一名宫女吓得惊叫一声,倒地不起。
  皇后也是脸色苍白如纸,那双尖锐的眸子,擦过的是少少的惊惶还有心底一阵又一阵的怪异和不安。
  没一会儿,金色的龙消逝不见了,皇后尖锐的眼眸恢复了,多了一丝如有所思,唇角勾起一抹弧度。皇后瞪了地上两名宫女,跨步进了冷宫。
  听见细细碎碎的脚步声,很烦吵,床上的雨妃没由来的绷紧了身子,和嬷嬷相对一眼,还没来得及进来,纱幔地被撩开了,是皇后艳丽得有点恐惧的脸。
  “皇后娘娘不祥!”嬷嬷和两名宫女纷繁下跪,趴在冰凉的地上。
  “妹妹好福分啊!替皇上生了个孩子,是小皇子仍是小公主呢?”盈盈地笑着坐到床边,雨妃惨白的脸更是苍白,喜得麟儿的喜悦被惊惶冲散了。殿外豆年夜的雨点落在屋檐上,明晰地响着,颗颗如打在她心口上,下认识的,她护紧了旁边的皇子。
  “哟!是皇子嘛!”见雨妃惊吓着一张脸,没有措辞,皇后切身掀开了绸布,亦看到了孩子的性别,如她所料,脸略微扭曲了。
  “皇后娘娘怎样会来这里,折煞妾身了。”雨妃的声音温和极了,因刚生完孩子,另有点沙哑。
  “雨妃!”皇后冷冷地瞪着她,冰凉地道:“你以为生了皇子,你就能够在一次回到凤凰殿吗?别做梦了,本宫绝对不会让你有这个时机的。”
  “皇后娘娘,妾身并没有这个意义,娘娘请高抬贵手,究竟结果孩子是皇上的龙种,他是无辜的。”雨妃倏然睁年夜了眼眸,惊惧地看着她发狠的眼。
  晚了一步,为了保住这个孩子,她心惊胆颤地过了九个月,莫非仍是躲不外吗?
  羞花闭月的娇颜染上了一股灰白的不安和暗影。心慈手软的皇后是不会放过本人和皇子的。跪在地上的嬷嬷和那两个宫女年夜气也不敢出,静静地跪着,冷宫静得能够听见小皇子微小的呼吸。
  冷冷一哼,看见旁边的皇子,张着那双冷魅的桃花眼,直勾勾地看着她,清幽的眸光中似有一丝嘲讽,皇后的脸色如结了薄冰的湖被人狠狠踩了一脚,顿间破裂。怒从心起,一巴掌洪亮地拍在小皇子柔嫩的脸上,马上,小小的右脸红肿了。
  奇异的是,皇子仍然毫无反响,那双勾魂的眼眸都没有眨一下,皇后有点错觉,似乎看到里面的幽光。
  “皇后娘娘!”一巴掌始料不及,雨妃惊呼,抬眸,和婉的眼眸变得愤恨,瞪着她,如斯狠心,连一个刚出生的婴儿都打得下手?
  “真有趣!”似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工作,皇后作势要抱过孩子,雨妃娘娘一惊,快一步地抱起了孩子,皇后脸色一沉,丹凤眼眯起,回头,“拉开她!”
  两名宫女上前来……
  “不要……皇后娘娘……求求你,不要……”她们掉臂雨妃的对抗,一人一边拉开了雨妃的手,“孩子,还给我!……”
  声声凄厉剜心,身为一个母亲,刚刚阅历了得子的喜悦К又要面临别离的疾苦,对她而言,很残忍。
  雨妃禁不住大呼着,泪珠淋漓,咬着本人的惨白的唇,拼命地挣扎着,地上跪着的冷宫嬷嬷和宫女,敢怒不敢言,都爬下本人的身子,在地上轻轻地哆嗦着。
  “真是个有趣的小工具!”锋利的指甲悄悄地划过皇子的面颊,笑得狰狞和恶毒,“有你陪着,这后宫,该有趣不少吧。”
  “小春,快去禀报皇上,雨妃娘娘诞了龙子。”回头,扬起狠毒的笑,“娘娘不幸难产而死!”
  “是!”小春报命出了宫殿。
  “你……”雨妃蓦然睁年夜了眼眸,惊慌地看着她抱着小皇子,泪珠淋漓的脸庞又苍白了几分,皇后脸上的残佞让她彻底寒了心,“你想对皇儿做什么?”
  “皇儿?”挖苦地勾起一个弧度,皇后垂下身来,迫近她绝艳的脸庞,一字一顿地说:“从今然后,他就是我的儿子,小贱人,谢谢你为本宫生了个傀儡。”
  “不……”
  “不要……快把孩子还给我!”更为悲绝的叫吼声响起,皇后慌忙地退了步,冷笑着,眼神表示阿谁嬷嬷入手,冰凉地凝视着底下趴着的三人,尖锐的眼眸眯起,“死人是不会讲话的!都处死了,在皇上来之前,处置洁净,找几个宫女替代她们。”
  “是!皇后娘娘!”
  “皇后娘娘饶命!娘娘饶命啊!奴仆什么都不会说的……”
  ……
  不睬会死后的哭嚎,皇后抱着小皇子出了内殿,年夜殿中,依稀能够听见里头越来越微小的对抗声,以及阵阵哽噎声。
  “皇儿,听听!多美好的声音啊!”尖细的指甲悄悄地划着他细嫩的脸,划下一道淡淡的瘀痕,猖獗地笑着,抬高了小皇子,两人面临面,皇后此时脸上的温和简直破裂的猖獗,悄悄地道,似乎怕惊吓了他,“长得真像,哼!看分明了,今后,我就是你母后。”
  而小皇子不哭不闹,只是睁着那双勾魂的桃花眼,初生的婴儿,眼神清亮乌黑。皇后的破裂的容颜深深地印入了他眸子里。
  那双魅惑人心的桃花眼,幽幽地发着寒光,邪魅,残佞!
 
002 千年轮回
 
  白雾旋绕,烟雾昏黄,阵阵凉意袭身,一女子迷蒙睁眼,她白衬衫,米白色的牛仔裤,一双洗得发白的球鞋。美丽的长发,双眸迷离,五官娇媚清雅,漾着现代女子的精悍和英勇。迷离的眸子透辟如冰,凝集深邃深挚的沉静,似乎在眸子渐渐的沉淀下来。眼光漫漫擦过,除了旋绕的白烟雾,触目皆是昏黄。
  女子触摸本人的手,微惊,冰凉无温,红唇溢出一声微小的诧异,她的脚底,触不到空中,漂浮在空气中,踩着的是点点如烟浮云。
  这是哪里?她记得独一的老友出嫁,她真心为她祝愿,在喜宴上多喝了两杯,呼呼闹闹的噪音尚在耳边细微回旋,她受不住鼓噪,单独退席,回了家,换上了泛泛的衣服,单独在两人经常走过的小径上漫步。今晚的月光如烟,亦昏黄清凉。忽而是天有异相,七星连成一线,泛着一股奇特的光辉,如一道银芒划破漫空。
  最让她惊奇的是脖颈之上的翠玉泛着一股碧绿文雅的光辉,隐约中看见一张含糊不清的脸,看不清轮廓,看不清眸子,唯有他眉宇间淡淡的孤独和寂寞触动了她冰封了二十几年的心,轻轻的,有种淡淡的心疼,想抹去他眉宇间的那无人暖和的寒意。
  忽然,两道光辉,一翠绿一白灿,如两道相吸的气流,一上一下,发射,在半空中构成一股激烈的气流,猖獗地交错,滚动,发出耀眼的翠色光辉。她呆若木鸡地看着从没有见过的奇景,移动不了脚步。
  靠近她心口的玉坠是开端熨烫着她胸前的柔嫩的肌肤,那翠玉渐渐地浮起,诧异,慌张,茫然,冲击着她的心,化成了一声沙哑的低喃,“这是怎样回事?”
  昏黄中的轮廓看不清性别,那股淡淡寂寞中浓烈的怀念衬着了她的魂灵,震动了她的心灵,就在那一霎那,她落空了全数的直觉。
  玉坠,如拇指巨细,雕琢的是一张旷世倾城的芙蓉颊,清丽舒雅的五官,吸收了她最初的目光,在苏黎世拍卖行里,小优,她的老友一眼就相中了这个玉坠。由于有个有钱的未婚夫,不断是灰姑娘的她们也想看看公主是若何的颓丧的。小优淡漠而绝艳的笑脸在利诱一切人心智的同时,以一百万美圆标下了这个玉坠。颠末讲解方可晓得,此玉坠已有一千多年的汗青,可谓古玩。在她二十三岁华诞的时分,这个玉坠成了她的华诞礼品,小优说,这个玉坠的佳丽神韵像极了她。
  神韵像她,是啊,第一眼,她就是有种熟习感,是一股神韵,相似于她的神韵,追溯于此玉坠的汗青,她发现,居然是寻无可迹。而她,深深地爱上了这块玉坠,半年来不曾分开她心口半步。如玉坠里锁着与她互相关注的命运,她一贯喷之于鼻的命运。
  “姑娘……”一声衰老中微有沙哑的声音唤起了她的留意,蓦地回身,只见一道黑影冲破昏黄而至,她雪白长袍随风飘动。青丝苍苍,色泽平均剔透,挽成云簪,以不断翠碧的玉珠花固定。她的容颜却像是一个花季少女,珠滑玉润,皓腕凝雪,玉肌生喷鼻,双眸熠熠生辉生辉,灿若星斗。
  她腰微驼,手里一只玉手杖,脚步轻巧利索。
  看似七八十岁的老奶奶,她的面庞倒是十六七岁的豆蔻少女。
  “你在叫我?”她轻声问,心里沉思着该若何称谓她,称奶奶,似乎比她还年青,称妹妹,似乎那一头青丝和驼背又很不搭。
  “姑娘,我等了你足足快一年了!”她喟叹,声带慈音,望着女子的目光慈爱而圣洁,称心地址颔首,轻轻颤颤地走近,亦踩着浮云。
  女子环视周围,白烟茫茫,分不清是讶异居多仍是震惊居多,她凝眸挑眉,“你是谁,为什么等我,还有这里是哪里?”
  “这里是冥界和人世的结界,我是命运婆婆。”她含笑,在女子讶异的目光中,手一挥,霎时面前白雾散去装扮,袅袅白烟磨灭在面前,映出了一幕赤色的曼珠沙华,赤色妖红地开遍了一条长河的两边,对岸,是一个黑衣沉色的妻子婆,捧着一碗墨黑的汤水,让过往的孤魂喝下。
  何如桥上望乡台,台边老妇名孟婆,这是她脑子里迸出来的几个字,而那孟婆的长相,竟和命运婆婆一模一样,独一不同的就是一个白衣,一个黑衣。
  她不得不置信,冥冥之中,真的有鬼神一说,许久,她方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红唇微启,有轻闭,选择了缄默,只要一双眸子,直直地盯着对面,那一排又一排而过的孤魂野鬼,在忘江水旁,在孟婆沉色前,有对抗,有乖顺,持久无法投胎而等候让他们落空了耐烦,懂得温柔,而有些却照旧不肯意遗忘前尘旧事,拼命的对抗,而他们的结果,最终都是一样,喝下孟婆汤,遗忘一切。
  她是不是也成了此中的一员,可是,她死了吗?为何而死?女子深思而不得其解。
  “你没有死!”命运婆婆含笑,立场温和安好,在茉歌讶异的目光中,指着她心口的玉坠,那抹翠玉的自然之碧色,“是它把你带到我面前来的。”
  “这是怎样回事?”女子轻启红唇,逸出疑问,过多超越她学问范畴的认知终于让她突破了多年来的信心,阴阳相隔,人鬼殊途,蒲松龄笔下的聊┞帆中缱绻悱恻的恋爱故事,也许是真的也说不定。
  “这玉坠能锁魂,它锁住了一缕幽魂,一千多年来被锁在着玉坠中,不肯意轮回。受尽孤寂和哀念,只求得与你千里重逢,带你回家。”命运婆婆的含笑中显露出一股轻松和松了一口吻的舒服,如少女般的头绪闪着睿智清华。
  “锁魂?”女子略高的语气中隐藏不住的哆嗦,想到了之前昏黄不清的轮廓之间淡淡的孤独和冷寒。她的心,狠狠一抽,疼得有点痉挛,如突破了一瓶调味酱,悲欢离合咸一股脑儿地涌上来,窜进了心尖,脚下一软,她体态微晃,在还没有大白是怎样一回事之时,一声若无如有的喟叹逸出红唇,眸微有涩意,“这个傻瓜!”
  *命运婆婆含笑,暗自赞叹人类的豪情深沉,转世九世,喝了十八碗孟婆汤,她潜认识了还记得他,一对被命运作弄的有恋人。
  她对她的印象出格深,九世的孤单,九世的凄苦,只为了一世的感情,或许在她们神鬼看来,人类的情爱敌不外天保九如和神力的诱惑,她也不大白他们为何如斯的执着,花了千年,修得一世情缘。
  “为什么我的心会疼?”女子眉间皱褶微现,迷离眼波转为迷茫,她刚刚说了什么,说谁是傻瓜?
  “情字伤人,轩……”妃字被她咽回了咽喉中,含笑中夹了一丝笑意,“他的心机总算是没有白搭,姑娘,这一世若是寻不到你,应该说,茫茫人海中,你再找不到他,第十世他就要永远地消逝在六合冥三界,魂不附体。”
  女子被魂不附体三个字惊得杏眸子圆睁,眼蓦地一闭,如万箭穿心,紧握的小手让她满身恐怕地战栗,连她本人都不晓得,支撑着她的是什么?是胸前的翠玉,或是玉坠中的魂灵,是谁,让她连魂灵都在细微地哆嗦,从未有过的心慌在心底想起了警铃,她晓得,她跑了,回头就跑,分开着让她沉浸的碎梦中,分开这种恐惧的心跳中。可她的心却反标的目的而行,让她深深地堕入了恐怖的漩涡之中,泪眼昏黄的辛酸表情溢满了心尖,女子的心脏似乎被这种辛酸和心疼涨破了,明晰地听到一声细微的崩裂之声。
  是谁,让她如斯的心疼,让她如斯的心碎,而她的记忆倒是一片空白,写满了恐怖的空虚死寂。
  是谁?
  记得童年期间在孤儿院中,她和小咏崆最要好的伴侣,陪着她们的是不断雪色的波斯猫,陪了她整整七年,最后由于孤儿院中一个和她们不和的女孩,波斯猫被她偷偷弄死,在她们的面前,丢下了楼。
  那时分,她的哀痛,她的饮泣都统统地掩埋,由于她晓得,越是表现的哀痛,越是知足了他人的猖獗。从那今后,她再也没有养过宠物,从不曾具有,才不会领会落空的痛。她学会了假装,以悲观,乖张来假装,假装出她百毒不侵的笑脸和沉静。
  而今天,这淡淡的孤独,如毒瘤,在她心里长了根,越来越吞噬着她一切的心情,带给她的是失望的哀痛。
  “冥冥之中,玉坠锁魂,魂带情动,姑娘,能否愿意回到一千多年前,重续得未了的情缘,只要如许才干破解你们纠缠十世的魔咒,他才干魂归正路,才干正常地轮回和更生。”
  “我愿意!”女子的声音坚毅,哆嗦身躯上分发的心疼磨灭了,留下了坚决,她启唇反复:“我愿意归去!”
  “想分明不要懊悔,你的宿世,归去的话,你必需代受良多不属于此生的你的劫难,包罗三个死劫!”命运婆婆含笑提示。
  “不需求想,他是谁,我要若何找到他?”女子一扫刚刚的沉郁和哀伤,双眸熠熠生辉,闪着一股执着。一千多年的孤寂,她要若何去抚平,灭亡有什么恐怖,阴阳相隔并不是人和人之间最远的间隔。
  假如她这辈子找不到他,是不是他真的要魂不附体呢,单是想着就是锥心之痛,她想象着百年之后,当她回到忘川河,看见孟婆时,前尘旧事皆记起来,后悔也会簇拥而上,让她失望,宁愿魂不附体永相随。
  很独特的一种肯定,肯定她会相随,固然她的记忆一片空白,可是她的认识倒是如斯的鲜活。
  “不消追随,你们之间的追随曾经够久了,我会把你送回你灭亡的那一刻,送回他身边,你一醒来,就会看见他了。可是,你会忘怀今天一切的事,忘怀了你曾来过冥界,忘怀我,也忘怀我的话,我会给你,你宿世一切的记忆,可是,有了二十一世纪魂灵的你,更生后相当于有两个魂灵,现代的你也要爱上他,这才是破解这个魔咒的独一办法。”
  “我晓得!”一个能牵动她心灵的汉子,爱上他,是很简单的一件工作,单看他寻她千百年,她就决议爱上他。
  命运婆婆嘴里念念有词,念动咒语,女子徐徐地闭上了眼眸,霎时浑身金光盘绕,半晌跟着命运婆婆手一挥,女子如一缕轻烟,磨灭在冥界之中。
  半晌之后,一声尖叫,命运婆婆烦恼地感喟,引来了孟婆,黑袍,沉色,面无脸色,“何事?”
  一声感喟,“万般皆是命啊!我居然把轩妃送回了梧桐苑,原本想送回凤凰殿的,结果……莫非真的是人老了,咒语也会念错?”
  孟婆亦是一声喟叹,淡淡地摇头,“说得不错,万般都是命,轩妃必定要阅历死劫。如许一来,茉歌会代替芷絮继续她的命运,只可惜一切的过程又将有所不同。作孽啊!”
  “其实都是一小我,宿世和此生罢了,茉歌的魂灵里的坚毅或许能化解她的死劫。”
  梦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顾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追随,何尝不是一个甘美的过程,茫茫人海中,汉子找到了合适他的肋骨,女子找到了合适她的胸膛。
  追随,向来寻的就是一个相见、相恋、相知、相思、相许、相爱、相依、相守的一个过程。
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003 宿世此生
 
  春风吹,娇阳照,绿了柳枝,暖了湖水。
  轩辕皇朝,国号佑轩,皇帝轩辕澈十岁即位,太后垂帘听政,初时右相柳靖为摄政王,尊称相父。后老左相退位,南舒文上任,比起其父,更有上将之风。手握打王金鞭,在佑轩六年,结合六部上书,奏请皇帝年夜婚,只要年夜婚方可亲政。柳靖和太后权衡轻重,由柳家女儿嫁入皇宫,柳芷雪自愿嫁入皇宫。那时柳芷雪有轩辕第一佳丽之称,和皇帝才貌相配。
  几天之后,皇帝亲政,垂帘听政和摄政皆被南舒文结合六部尚书终被废弃。可是,柳家在轩辕的影响倒是无足轻重的。
  柳家,轩辕皇朝的第一望族,向来与皇家联婚,保住其势力。柳靖官封右相,同时身兼外务府司长一职,正妻是先王最心疼的内侄女——安平郡主,也是柳芷雪的生母,在她十岁那年,因病而逝。同胞妹妹乃当今太后,八个儿女中,柳芷雪是当今皇后,柳芷月是当今皇贵妃。
  柳家,权倾全国,欲在短时候内动其基本,不成能。
  相府后院的一座小院落,离前庭很远,回廊团团绕饶地把柳府的院落都围了起来,而这座小院落在回廊团绕之外。一条悠远的小径蜿蜒回旋,小径上的鹅卵石上有的曾经有了青苔,可见很少有人涉足于此。
  院子的外墙上绕着青色的藤蔓,零零散星的紫色小花装点其上,随风摇曳生姿,终年掉修的门有点摇摇摆晃的陈旧。入了院子倒是别有洞天,天井整洁,几颗翠竹顶风飘扬,轻风中送着青翠的喷鼻味。修得整划一齐的一个小花园,开着各类各样的小花儿,良多都叫不知名字来,羞答答地腾跃着本人的小身姿。
  不难想到主人素日里的精心┞氛料。
  为冷冷落清的天井添加了少许清爽的颜色,花园旁有个葡萄架子,架子下有个秋千,随风轻悠悠地闲逛着……
  如斯诗情画意的画面似乎不应呈现在如斯冷落的天井中,可是它呈现了,配着几颗翠竹,别有一番情韵。
  冷落而不冷寂……静谧而不死寂……
  房间里摆设很简单,一张木床,一张木桌,三张木椅,一无长物,如许一个房间呈现京城显贵之家,冷落得令人心寒。
  木床边,一名娟秀的丫环亦在床边,担忧地站着,略光鲜明显急,偶然回身渡步,美丽的眉拧得紧紧的。
  “嗯……”一声低低的喃呢响起,丫环眼中显露喜色,随之冲至床前,眼中的担忧暗自松了松,吞了吞口水,她的手慌张地搅成一块,目不转睛地看着床上的少女。
  床上少女长长的睫毛动了动,渐渐地睁开了,乌黑的眼眸如黑宝石流光溢彩,灵动清润,惨白的唇动了动,眼眸净是猜疑,眉梢染上了怀疑。还不待她讲话,丫环的眼泪就哗啦啦地刷下来。
  “蜜斯,你终于醒了,你怎样这么不当心呀?被三蜜斯推到河里了,如果夫人泉下有知,该多灾过啊!……谢天谢地,蜜斯终于醒了……谢天谢地……”丫鬟一边哭着一边双手合十,不时地感激上苍,带泪的眸子忠诚感激。
  女子看着她,淡淡地扫了一圈屋里的环境,眸光内敛,最后停在丫环娇小的身影上,这才出口,“请问,你是?”
  正在哭着的丫环哭声没了,眼泪没了,直愣愣地看着她,像是被雷劈到普通,又像是相机里定格的画面,床上的少女有股想笑的激动,唇角轻轻抽搐着。
  “蜜斯,我是小巧啊!你这是这么了?”十分困难反映过来,一声惊叫,赶紧扑了过来,上下其手地查抄着,“蜜斯,你是怎样啦?呜呜……”
  用力地眨眨眼眸,少女的目光丫环身上绕了几圈,白净的手轻轻地抚上丫环在床上的长衣袖子,枉然睁年夜了眼眸,终于认识到问题了……
  倏然从床上坐了起来,偏头,拧眉,渐渐吞吞地吐着几个字,“蜜斯?”
  女子一阵惊惶,不成置信地伸出本人的双手,停住了。
  “我……”居然穿越了?这双手不是本人的,白净柔嫩,十指芊芊如葱,并不是她的手,她的手由于劳动经常打字和写字,指尖都有点细细的茧子。
  她穿越了?
  “我的玉坠?”女子伸手,抚上心口,空空如也,一股发急吞没了她,让她枉然睁年夜了眸子,心里一阵虚浮,女子如同落空了一件很主要的宝物,霎那间面色死白。
  她是穿越到他人的身上了,那她的玉坠怎会跟着她而来,应该是留在真正的她的身体上了。她患得患掉起来,心居然如灌了铁水普通,繁重极了。犹记得她落空认识前的那一霎时奇迹,冥冥之中有股力气让她穿越了。
  “蜜斯,你在说什么?”丫环慌张地抓抓她的袖子,慌张得吞了吞口水,似乎没有见过脸色如斯丰厚的蜜斯,心惊胆战地看着熟习又生疏的眸子。
  电光火石间,女子头一阵猛烈的痛苦悲伤,让她寂然倒回床上,抱着她的头,脑壳里,如走幻灯片一样,一个生疏的女子的喜怒哀乐,自有记忆以来,巨细事情都簇拥到她的脑海里。年夜脑被过多的信息强迫性地承受,开端猛烈的痛苦悲伤,疼得她在简单的床上打滚,指甲在木板床上划下一道有一道陈迹,指甲断裂,被迫断裂,有的渗出血来。
  疼……
  “蜜斯,你是怎样啦?我不幸的蜜斯……怎样啦?医生,蜜斯……”她急得语无伦次,紧紧地抓着女子扭动的身躯,安抚着,却减缓不了她的痛苦悲伤。
  年少相陪相伴至今的深沉觉得让这个小丫头为感应痛心,不由得心中的悲苦,涩意阵阵卷上鼻尖,酸泪而下。
  好半响,她的脑海中才停下了这种猛烈的痛苦悲伤,让她紧紧抓着的床板的手渐渐地松开。
  微红的眸子中有了迷离和澄澈,她强迫性地记起了一个女子从小到年夜一切的工作,她宁静了下来,平躺在床上,紧紧地盯着纱帐的上空,能否沉思着会呈现一个空泛,可惜,看了许久仍是一片灰白。
  内敛,沉静,纷繁回归她的脑子中,转了半晌,侧头,“小巧,有水吗?”
  小巧悲涩似还没有停下,嘤嘤地哭着,并没有留意到她曾经中止了挣扎。哆嗦的身子让少女晓得她的冲动和慌张。
  她刚醒,头很沉,小巧的声音嗡嗡地想着,更刺得她的头哐啷作响,如无数的沈铁在脑中鞭挞,沉而痛,禁不住年夜喝一声,“闭嘴!”
  声音嘎但是止,好像戏台上唱的京剧,唱得正欢时被一声雷声打断,极端戏剧性。小巧睁着那双尽是泪水的眼眸,疑惑地看着她,张着樱桃小嘴,晶莹的泪珠还挂在她漆黑的睫毛上,难免得,看着有点风趣。
  “蜜斯,你好凶啊,你历来都不会怒斥小巧的。呜呜……”
  女子脸色变了变,她最见不得女子哭了,并且面前这个怎样看怎样还像个孩子,禁不住轻柔一笑,有点牵强,“你太吵了,不要哭了,别担忧,可能失落水了,有点恍惚了。”
  一张妩媚的脸呈现在她的脑海中,她记得她出手推她下水的狠劲和蔑视的笑意,是她在孤儿院时经常会听到的笑,蔑视中带着歹意,她不断不大白,同是孤儿,为安在她们的眼神中,她会看到蔑视,慢慢是由于她是修女从渣滓场捡回来的吗?
  女子淡淡地看着小巧收了泪的小脸,发现这个女孩才十五上下,长得秀气小巧,很配她的名字。
  夕照余晖射了一室的和缓,朦胧的光线淡淡地覆盖着冷落的房间,赶走一室的冷气。
  目光看见了桌上的一把铜镜,手掌巨细,小巧精美,却又是极品,如斯的突兀地存在在如许粗陋的房间里。那是芷雪送给她的。
  “小巧,帮我把那面镜子拿过来。”
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004 柳家姐妹
 
  肤如凝脂,欺雪赛梅,眉若柳叶,瞳眸轻灵如碧云灵珠,灿如星斗,俏鼻小巧,菱唇如三月桃花含喷鼻。女子愣愣地看着镜子中这副不属于本人的娇颜。
  好清丽的女子!女子赞赏。
  有当祸水的本钱!
  最吸收人的是她清灵婉柔的五官轻笼婉约,气质超尘脱俗,那份超脱的神韵更是动听心弦。笑起来对位动听,阿谁浅浅的小酒涡添加了一丝女人的妩媚和心爱。
  在现代,本人虽也是个美男,不外比起这个张脸,可真比到安定洋去了。不晓得古代四年夜佳丽有没有她一半的样貌。
  可是,镜子中的人那张略显惨白的羸弱不是她,唇色面颊上的无神也不是她,可她眼中的自信内敛,精神奕奕又是她——符茉歌。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中文注册

彩豆
567 个
暗恋者
1 个

我是美女

发表于 2011-6-25 14:07:00 |显示全部楼层
流行穿越故事,留下来了。。。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彩豆
416 个
暗恋者
1 个
发表于 2011-6-25 17:48:00 |显示全部楼层

下了再看........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东海龙王!!

彩豆
44380 个
暗恋者
2 个

优秀会员 我是美女 积极版主 积极会员 灌水天才奖 优秀版主 论坛活跃奖 最佳版主 分享大师

发表于 2011-6-25 16:41:00 |显示全部楼层
接着收...........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彩豆
982 个
暗恋者
0 个
发表于 2011-7-9 00:41:00 |显示全部楼层
下载看看。[em50]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彩豆
4778 个
暗恋者
0 个

积极会员

发表于 2011-7-9 08:57:00 |显示全部楼层
[em74]好像不错哦,收了...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彩豆
345 个
暗恋者
0 个
发表于 2011-7-9 10:37:00 |显示全部楼层

感觉不错,下下来看看

 

 

 

 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彩豆
-130 个
暗恋者
0 个
发表于 2011-7-14 21:07:00 |显示全部楼层
感觉还行,看看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彩豆
3558 个
暗恋者
1 个

我是美女

发表于 2011-7-22 13:48:00 |显示全部楼层
貌似不错,收了........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彩豆
496 个
暗恋者
0 个

我是美女

发表于 2011-8-6 16:33:00 |显示全部楼层
简介挺不错的,看看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中文注册

1、禁止回复纯表情,纯数字,沙发等无意义的内容!
2、禁止复制正文中的内容做为贴子回复,如需引用请加入自己的见解!

fastpost

手机版|精彩部落 ( 赣ICP备11001971号    

GMT+8, 2018-5-22 10:40 , Processed in 0.481610 second(s), 5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